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2)


这章回忆为主,顺便交代些背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二)

“屠苏师兄,你看我这一招使得对不对?”

“屠苏师兄,我们什么时候能学御剑呀?”

“屠苏师兄,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一些特产,你尝尝!”

“屠苏师兄……”

百里屠苏坐在后山的凉亭中,颇有些心累地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这个新来的方兰生,可真是……相当活泼啊。

自己原本担心他娇生惯养难以习惯天墉城严格的训练,谁知这小公子每日晨习都是第一个到,学起剑术来有模有样,领悟力也极高,竟是他带的十几个新弟子中最有天赋的。

只是这人嘴碎得很,时常在耳边聒噪,又特别喜欢缠着自己,整日“屠苏师兄”长“屠苏师兄”短,言语间还不时捎带些肢体上的接触,拉胳膊拍肩的,让屠苏有些不太适应。

百里屠苏本性是个沉默寡言的,喜欢独来独往,不怎么与人亲近。唯与一人亲厚,便是现任掌门的陵越师兄。但年前他随师兄下山除妖,遇到个厉害的家伙,不慎身中妖毒大病一场,醒来忘记了许多事,便愈发不爱与人说话了。

门内师兄弟知道他的性格,也都不去打扰。陵越身任掌门之位,门派事物缠身,不能得空经常来与他说话。加之也在半年前的那场恶战中受了伤,之后时常闭关疗伤,半年来见了不过几面。

因此百里屠苏除去修习剑法和教授新弟子外,大半的时间都是独自坐在后山的凉亭里,看流水落花,听山间鸟语。偶尔试图回想自己生病之前的事情,但那场大病当真是将自己的记忆冲尽,一丝一毫的痕迹也没有了。

罢了,百里屠苏心想,左不过和现在一样,终日练剑修行,偶尔下山除妖吧。师兄曾说过,自己原是个孤儿,被师尊下山时捡到,带上天墉城抚养。之后便一直呆在天墉城,只偶尔去山下的小村镇采买办事,再没去过别的地方。

想来和现在的日子也没有什么区别,记不记得起来也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百里屠苏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,看天色不早,便向自己的厢房走去。

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院里传来劈柴的声音。屠苏心下疑惑,探头望去,却看见墙角一个蓝色的身影,正一下一下费力地劈着柴禾。

方兰生劈完一把木柴,抬手擦了擦汗,正准备继续,便看见百里屠苏面无表情地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“屠、屠苏师兄…”

“……你在干嘛?”

“我…我本来是来找你问问新弟子考核的事,结果你不在。我看见你这里两捆柴还没劈,反正我也是闲着,就顺手帮你劈了。最近天气见冷,不早早备好柴火,晚上受冻了再劈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……哦,谢谢。”

“没事……那个,新弟子考核的事……”

“你练剑勤奋,天赋也高,只要继续勤于练习,考核之事无需担心。”

这本是极高的夸奖之语,百里屠苏轻易不会与人说。只是见这方兰生尤其在意,又确是个勤奋有天资的,便多说了两句让他宽心。

本以为眼前的人会露出欣喜或得意的神色,谁知对方只是淡淡地“嗯”了一生,谢过之后便低头转身准备离去。

“兰生。”

“嗯?”

听见百里屠苏叫他的名字,方兰生脚下一顿,显出些紧张的神色,抬起头来看着他。

“你不必替我做事或用心讨好,我是带教师兄,自会用心教授你们剑法。”

“……哈?”

“虽然你天资聪颖,但也需将心思更多放在修习法术上。考核不由带教师兄做主,你费力与我亲近也是无益。”

方兰生闻言瞪大了一双眼睛,一脸气结的表情。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:“屠苏师兄你想多了……” 

顿了顿,又低头轻声道:“我只是觉得师兄特别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。

“一个朋友?”

“是啊……一个朋友……但是我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了。我……很想他。”

方兰生说着,眼中又不觉流出一丝落寞来。百里屠苏看着有些不忍,回想刚才又胡乱地揣测了对方,现下也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那你……便把我也当作朋友吧。”

说完心中一顿。这不像是他会说出口的话。但不知为何,面对这方兰生时,自己总有些无力抵抗。他话多聒噪,又总爱缠着自己。若是换做其他人,百里屠苏恐怕要心生厌恶,但对他却没有。对于这个琴川来的蓝衣公子,自己心中竟是有一些喜欢的。或许是对于一个天资过人的未来师弟自然而生的同门情谊,又或许,是这个爱笑爱闹孩子般心性的少年,身上洋溢而出的红尘生气,激荡了自己二十年来无甚波澜的天墉岁月。

方兰生闻言激动得连都红了,一把上前拉住百里屠苏的胳膊,好像一个松手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“朋友”便会跑了一样。

“那,那就说好了!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!屠苏师兄你不许反悔!你也不许嫌我吵!”

“……嗯。”原来他自己也知道啊……

“屠苏师兄你放心,我呢一定会好好练剑,肯定能通过新弟子考核。我们现在既然是朋友了,以后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我都会给你带来!你们天墉城上真是清心寡欲的,什么都没有,无聊死了……”

方兰生开心得有些不知所措,又拉着百里屠苏说了好一会儿,越说越没谱,直说到屠苏头大,几乎就要当场反悔。

哭笑不得地拖着挂在自己胳膊上的方兰生走到院子门口,对方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回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方兰生回到自己的厢房,简单洗漱过后爬上了床。

刚才的兴奋之情仍未褪去,自然也是难以入眠的。

方兰生原本以为,要再次接近百里屠苏,还得遭受好一阵的冷脸。这个木头脸还和过去一样,面无表情,不苟言笑。

"好像天下人都欠他钱似的。"方兰生在心中腹诽一句,又想起他那张没有表情的木头脸,不禁噗嗤一下笑出了声。

从在山门见到他的那一刻起,自己便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他回来了。

百里屠苏回来了,和从前一样的相貌,一样的声音,脸上带着一样的表情,甚至连翻页时轻压书线的小动作都是一样的。

从队尾依稀可见身影,一步一步上前,直到近在咫尺,低头便能对上他的眼眸。

但只这一眼,方兰生便知道,有一件事不同了。

他不再记得自己。

眼前的百里屠苏,不再记得过去一起仗剑江湖,上山入海的日子,不再记得日日拌嘴打闹中相互暗生的情愫,不再记得那日苏苏谷的柳暗花明下,他轻抚少年的额发,唤他“兰生”。

其中情味,自与今日不同。

想到这里,方才无法平息的激动之情,也霎时消散了。

大师兄来书中提及此事时,方兰生尚满心沉浸在失而复得的狂喜中,未及细细思索。

好容易盼到天墉城招收弟子的时日,他匆忙交接了琴川的产业,便独自上山来了。

可那日在山门,对上那双三年以来入梦千回的眼睛,看到那眼中清澈见底的,没有一丝波澜的陌生目光,他才真真切切感受到,“忘记”一词,竟真叫自己承受不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如今的方兰生已过弱冠之年,又经历了那场惊心动魄的离别,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世故,只会闹着要修仙问道的孩子了。蓬莱一役后,他回到琴川,看到二姐留在桌上的大红喜袍,几乎就想完成二姐的心愿,去和月言成亲,然后怀着对那个人的记忆,安稳走过这一生了。

可是月言说却说,兰生,我看得出来,你的心里有一个人,你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是啊,怎么可能忘记呢。那少年时情窦初开的悸动,两心相许的欢愉,却又要遭受生离死别的痛彻心扉。

对孙月言前世的亏欠,自己已是无力偿还了。

可这一世的债,又要向哪里去寻?

方兰生便只将青玉司南佩赠与月言,让她能与前世分离的魂魄守在一处。自己回到方家,重打精神操持家业。虽然只隔短短三年,但如今已是一家之主,又怎会还有当年那浮躁顽劣的心性?

可是面对失而复得的百里屠苏,他又变回了那个十八岁时的方兰生。活泼,爱闹,喜怒哀乐俱形于色。仿佛回到当年,自己缠着那在方家做小厮的“小师傅”,非要向他学习法术。

方兰生是有些害怕。他害怕自己变得太多,若哪天屠苏恢复了记忆,怕也要不认识眼前的自己了。

他也确实愿意回到那段年少的时光。没有欺骗,没有离别,自己是方家无忧无虑的小少爷,有一个一起长大的好友名唤少恭,有个悄悄喜欢的人,叫百里屠苏。

你既已忘了我,我便从头来过。

方兰生想着,翻身从枕头旁的一个华丽锦盒里取出一只蓝色的香囊。金线织绣,黄穗垂贴。做得十分精致,是出自月言之手。但自己记忆深处的情意,却给了递过香囊的那个人。

尤记那日在月老庙中求得一签:

姻缘天定,情系三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章一不小心就写了好长(゜-゜)

不过交代清楚了才好继续下文嘛!

评论(12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