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3)

开始进入主线啦~  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三)

自那日百里屠苏说出做朋友的话来,方兰生便更加肆无忌惮地缠着他了。

他会在练剑的时候故意搞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,吸引百里屠苏的注意。若是遭到训斥,便嘴一咧傻笑着应对。

师兄弟们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总是越过重重阻碍,拼命地挤到百里屠苏的身边,殷勤地帮他夹菜,没话找话地聊天。

他还没事就跑到百里屠苏的厢房,送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最多的是吃食:核桃酥,米花糖,云片糕……百里屠苏有些哭笑不得,他是把家乡的糕点铺子买空了上山来的?

方兰生说是自己上山前让家里的厨子专程做的。因为自己爱吃,便叫多做了些,留着慢慢吃。反正这天墉城地处昆仑气候寒冷,放上几个月也不会坏。

屠苏道既是你自己爱吃的,便多留些吧,不用给我送。可方兰生不依,偏是没几日便要送一些来。

有时实在盛情太过,百里屠苏想要拒绝,方兰生便会两手一插腰,义正言辞地说:

“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!朋友就是这样的呀!”

百里屠苏说不过他,也就随他去了。


方兰生一边不停送东西过来,一边还要抱怨天墉城什么都没有,日日清粥小菜,花样都不换几个,没几天就吃不下了。要不是有自己带来的这些点心,恐怕早就饿死了。

此时百里屠苏便会一本正经地拿出师兄的身份教育他,来天墉城是修仙学艺,不是来玩的。要去除杂念,一心向道。

方兰生趴在桌上,交叠着手掌垫着轮廓分明的下巴,斜眼看着百里屠苏,眼里闪过一丝狡黠。

去除杂念,一心向道?

当年你拉着我的手,要许我一世的时候,半夜偷偷溜进房间爬上我床的时候,可不是这么说的。

你啊,不过是暂时忘却了那红尘俗世的诱惑。

就像这些点心,都是你当年在琴川时最爱吃的。你虽不记得了,却还不是吃得津津有味?


方兰生想着想着就痴痴地笑了起来。百里屠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问他笑什么。

“哦,没什么。我就是觉得,你跟我说的那个朋友真的很像。”

“你的朋友……他……是怎样的人?”

难得屠苏会主动开口询问。他实在是对这个“和自己很像”的朋友有些好奇。

“他啊……”方兰生支起手来撑着头,兀自回忆了起来,“和你一样,不爱说话,没什么表情,天天顶着一张木头脸,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……”

“……”百里屠苏的脸色黑了一黑。

“额……屠苏师兄,我不是说你,是说我那个朋友。”

毫无说服力的解释。

不过百里屠苏向来知道这方兰生说话没轻重,自然不会跟他计较。何况自己本就是这样的性格,他也没有说错。


日子便这样一天天地过去,百里屠苏甚至开始觉得,在这天墉城上有这样一个人作伴,也可算是一件好事。

他会与自己说很多山下的事情,说他的家乡,那个叫做琴川的地方。说那里的江南风物,小桥流水,繁华市集。

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百里屠苏边听边想。确是这样热闹繁华,富有生气的地方,能养育出方兰生这般灵秀活泼之人。

不禁也有一些向往。这方兰生口中的江南富饶之地,自是天墉城下那些小村镇比不了的。百里屠苏甚至开始想,自己是否也能有机会去到那里一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这日早课之后,方兰生与往常一样去找百里屠苏。可是去了厢房却发现他人不在。想到他经常去后山坐着发呆,便也去晃了一圈,仍是没有见到人。

纳闷地回到住处,与他住同一厢房的苏瑜正趴在榻上摇头晃脑地看书,嘴角还挂着几粒糕点的碎屑。


这个苏瑜是江都来的。都是江南之地,路程也不远,和方兰生也算是半个同乡了。

此人性格亦是外向讨喜,两人上山时恰巧分配到同一厢房,意外地很是投缘。

他家在江都原是开茶馆的,虽不是大富之家,却也衣食无忧。苏瑜打小就在茶馆子里钻来钻去,听茶客们家长里短,拉东扯西,久而久之练得耳目灵通,打听起消息来又快又准,也是人精一个。

他在茶馆里自然也听了不少江湖奇事,满耳仗剑豪情,快意恩仇。

少年人最是向往侠士之风,因此他到了年纪,也不好好学习茶馆生意,便执意跑来天墉城修习了。


苏瑜听见方兰生进门,头也没抬,仍是趴在榻上,边翻书边甩出一句:

“去找你屠苏师兄没找到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因为你每天这个时辰都去啊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我没找到?”

听到方兰生这样问,苏瑜终于抬起头,朝他翻了个白眼:“你是不是傻?找到了你还能回来?我看你天天恨不得黏在人家身上。”

“……你少挤兑我。”

“嘿,不过我说啊,能缠上这位屠苏师兄,也是你的本事。”苏虞说着坐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“……干嘛?”

“他可是天墉城里出了名的冰块脸啊,没人敢跟他说话。反正说了他也不搭理。也就是你方大公子有这个胆量和毅力,愣是天天去烦也没让人家打出来。”

“切,屠苏师兄跟我关系好着呢!”而且不是冰块脸,是木头脸,方兰生心下暗想。

“所以我说你本事大呀。”苏瑜说着已经走到了桌边,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,一副准备高谈阔论的派头。


方兰生此时倒也愿意听他说话,尤其是刚才说到百里屠苏谁也不理。回想如今两人的交往,虽在他人看来是自己死皮赖脸地缠着屠苏,但谈话间屠苏也会偶尔主动询问,显出颇有兴致的样子。

想来自己在他心中,已是与他人不同了吧。

哪怕只是一点点不同,哪怕只是朋友之情,方兰生也是高兴的。


那苏瑜喝了口茶,小脸一皱,显然又在嫌弃这茶叶不好。不过他急着说话,便也没多说什么,随手擦了把嘴便又继续了:

“我听说啊,这百里屠苏来头大着呢!”

“什么来头?”

“紫胤真人你知道吧?上一任的执剑长老,已经修炼成仙的那个,如今活了三百多年了!”苏瑜说着还伸出手指比划了个三,显然觉得这三百多年的仙身是件了不得的事。

“听说他三百多年里也只收过两个徒弟,一个是如今的掌门陵越,另一个就是你这屠苏师兄了。”


这事方兰生倒是知道。当年屠苏曾与自己说起过,他被紫胤真人救出后带上天墉城收作弟子,深受焚寂煞气之苦,不被允许与同门切磋剑术,只和大师兄陵越一起呆在后山起居。

当年天墉城上的事,屠苏都零零星星地与自己提及。

说者无心,只当是不经意间提起往事,早已习惯于人情冷漠的心中也无甚波澜。

可方兰生听着却心疼得不行。

百里屠苏是他心尖上的人,恨不能将世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的。想到自己如此珍视之人却曾被这样欺侮,他便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回到那时,上天墉城陪着他,保护他。

如今倒是真来天墉城陪他了。


苏瑜见他有些走神,不满地拍了拍桌子。

“哎哎,你怎么老走神啊,我这说得正精彩呢!”

“我听着呢啊,你说屠苏师兄是紫胤真人的弟子嘛!”

“就是嘛!这紫胤真人可是得道成仙了的,能做他的弟子,肯定是百里挑一的人物呀。你看这现任掌门,听说不过二十六岁,当年就是天墉城的大弟子。就算是在山下,在我们那边,那也是时常被人提起的呀。我心目中的大侠便不过如此了。听说这掌门师兄长得也是一表人才,眼是眼嘴是嘴的,真真是如今这天墉城上头一号的人物呢……”

苏瑜说得眼睛都要冒光,崇拜之情全部写在脸上。

方兰生听着他这样大夸陵越,心中有些得意,也有些好笑。

我的大哥有多好,我自是比你更知道。


那边苏瑜还在摇头晃脑,沉浸在对陵越大侠的崇拜之中。末了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:

“我听说这陵越掌门今日出关啦。你刚才不是找不到屠苏师兄吗,怕是被叫去问话了呢。”

出关了?

方兰生心中一惊。看来自己今日也免不得要被叫去见上一面了。


自己当日上山来寻屠苏,并未和大哥细说,现在还混在新弟子中,恐怕要被说上两句。

但转念一想,陵越大哥向来是最宠自己的,这种小事撒个娇便过去了。


那边苏瑜话题一转,终于说到了屠苏。

“要说这个屠苏师兄呀,自然也不是一般人物。那紫胤真人三年前不知何故辞去了执剑长老之位,上昆仑山里隐居去了。这位子如今一直空着,听说啊就是给屠苏师兄留着呢。他是上一任执剑长老的弟子,又是如今掌门的同门师弟,你说这执剑长老之位不传给他,还能传给谁?”


想传给他,也得看他到时候愿不愿意留在这里罢。

方兰生心里暗想。


苏瑜又灌了口茶,抬头看着他:

“所以说啊,还是你运气好,跟了个厉害的师兄。我就没这个福气咯!待你飞黄腾达成为大侠之日,可别忘了我这个小——弟——呀———”说着还扯起了戏腔。

“得了吧你,你跟的师兄不也很厉害吗?”

“哎你别提了!”苏瑜说着又皱起脸来,“你说你那屠苏师兄,虽然是出了名的冰块脸,可也轻易不开口啊。我看他教你们剑法时倒也挺耐心和善。我那个陵衍师兄啊,五步蛇转世吧,一开口能毒死人,我天天都被骂得无地自容的,苦哇~~~~~”


方兰生趁他张着嘴“哇”,捞起桌上一块核桃酥就塞进他嘴里:

“你啊,少自己说点话少惹点事,也不至于被骂得这么惨。”

苏瑜倒也不生气,拿一根手指把核桃酥塞进嘴里,边嚼边含糊不清地念着:

“我哪惹事啦,我不就是和师兄弟们说笑一下,顺便打听些事情嘛!我看你也嘴碎,也不是个省心的,天天跟屁虫似的缠着屠苏师兄,我在一旁看得都烦了,倒没见他烦你呢!”

方兰生一听拍着桌子站起来:“说谁跟屁虫,你有本事也跟你陵衍师兄去呀!怕是正眼看人家都不敢吧!”

苏瑜被说中要害,也一拍桌子准备反击,可是激动之下力道没控制好,喷了一桌子桃酥屑。

“咿———”方兰生最是个爱干净的,马上一脸嫌弃,“你吃东西别说话!别喷我身上了!”说着人还往后躲了躲,低头去掸自己衣衫。

谁知苏瑜玩兴上来,一把抓住方兰生,偏是要往他身上喷。

方兰生哪能让他得逞,甩脱了他的手便往一边跑。

苏瑜也立马追上。于是两人一个在前面东扭西扭地躲着,另外一个鼓着嘴在后面追着,绕着桌子打闹起来。

绕了几圈,苏瑜一个掉头,正撞上躲过来的方兰生,于是终于得逞地一把掰过他的肩膀往桌上一压,撅着嘴就凑了上去。

方兰生也是早被激起玩兴,一边笑一边喊,也不嫌脏了,拿手就去捂他的嘴,下边两条腿也乱蹬着。


百里屠苏推门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。

心下立时闪过四个字:成何体统。


屠苏刚才走进院子,便听见方兰生房中传来说话打闹的声音。他知是兰生与同住的弟子讲话,也未加在意,只觉得两人似乎很谈得来。

原是叩了两声门的,但屋内之人聊得兴起,竟未注意这边的响动。他便在门口等了一等,谁想两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说话间还打闹了起来。屠苏无法,只得硬着头皮直接推了门。


一时间桌上的两人一齐转头看着他,百里屠苏站在门口,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。

方兰生赶忙把趴在身上的苏瑜推开,站起来拍拍衣服,笑着叫“屠苏师兄”。

这苏瑜呢,虽然私底下能说会道,一口一个“百里屠苏”地说着,但真看到这“来头很大”的屠苏师兄站在自己面前,也是怂得说不出话,只管小声喊了个“师兄”。

百里屠苏朝他点了点头,算作招呼,又看向方兰生:

“随我去见掌门。”

言毕转身便向外走去。


果然还是来了。

方兰生歪歪脑袋,超苏瑜挤了挤眼睛,便跟了上去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

屠苏好像开始有点小心动了?前方一大波飞醋即将来袭??

话说苏瑜原本的设定就是个交代剧情的NPC,写着写着竟然觉得有点小可爱起来(⊙v⊙) 要不要考虑给他也配个CP呢?【手动滑稽


评论(3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