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4)

新年第一更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四)

百里屠苏带着方兰生行至主殿阶下,便站在一旁,示意他自己进去。

方兰生倒也面色坦然,对他点头示意,登上台阶进入殿中。

屠苏独自站在台阶下等待,心中回想方才发生之事。


今日陵越出关,一早便将自己叫去叙话。

两月未见师兄,自然也是想念的。可是陵越今日并未过多询问屠苏近况,倒是问他:

“今年招收的新弟子中是不是有个叫方兰生的?”

百里屠苏心中疑惑,但也没有多问,只点了点头。

陵越又问:“是哪个高阶弟子在带?”

屠苏在心底无奈地笑笑,道:“是我。”

陵越闻言表情有些惊讶,看了屠苏半晌方道:

“那便带他来见我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百里屠苏正要转身离开,陵越又叫住了他:

“屠苏……”

“师兄还有何事吩咐?”

陵越皱着一对英眉,面色似是有些犹豫。

“一会儿带他过来,只叫他一人进殿便可。你不必相陪。”

“……是”


带着满腹的疑惑去新弟子的住处寻方兰生,便撞上了他与苏瑜打闹的情形。

除了心中闪过的那句“成何体统”,百里屠苏还感受到一种另样的情绪。

他在院中听见方兰生与苏瑜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,虽听不清内容,却也能听出其中的兴致盎然。

他推门进屋时看见二人打闹,眼见他们靠得那么近,笑得如此开怀。

他也一眼看到了苏瑜嘴边散落的桃酥碎屑,有几粒已经掉落在方兰生的衣襟。

这个人与他,也该是朋友吧。百里屠苏心想。

像方兰生这样活泼的性格,走到哪里都是有人喜欢的。

也常见他与师兄弟们说笑打闹,皆是你来我往,热火朝天。

回想自己与方兰生相交的情形,却总是对方主动来寻,不厌其烦地寻找话题。

自己本就是不爱开口的,大多时间只是在听,偶尔回应几个简单的字节。在旁人看来,倒像是方兰生在那纠缠,没话找话,自言自语。

只自己知道,在他的心中,确是已将此人视作“朋友”了。

对于百里屠苏这样一个喜好清净之人来说,若不是已将他视作朋友,又岂能让他日日在耳边聒噪?

“朋友”一词,百里屠苏心想,于自己而言可谓重于千金。可是对于方兰生呢?想到他平日在弟子间左右逢源的样子,屠苏便觉得,所谓“朋友”,在方兰生看来,也许并不是一个稀罕之物。


想到这里,百里屠苏突然觉得有一丝害怕。

他怕方兰生只是一时兴起,在自己身上看到了旧友的影子,才会这般日日殷勤相待。

他怕有一天方兰生乏了,或是终于无法忍受自己的无趣,便会一声不响地离开了。

总归在这天墉城上多的是人,与谁相交都比与自己来的愉悦有趣吧。


百里屠苏这样想着,抬头看了一眼主殿紧闭的大门。

如今连身任掌门的师兄也特意找他这个新上山的弟子说话。

早该知道,这个方兰生,终不是只属于自己一人的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这边天墉阁内,方兰生上前几步,便看到了立于殿中的陵越。

紫袍加身,琉璃束冠。星目生威,剑眉入鬓。

眼前之人还是如当年一般的英姿,只是眉宇间少了一些少年凌厉,却多了一身沉稳持重,确是一派掌门应有之风范。

还真如那苏瑜所说,是这天墉城上头一号的人物。


方兰生笑着跑上去,拉着他的手喊了声“大哥”。

陵越看向方兰生,方才禁皱的眉眼舒展了许多,说话的语气却带了些嗔怪:

“兰生,你怎么不跟我说声就自己跑来了?”

方兰生嘴一嘟,就势撒起娇来:

“我倒是想跟你说呢,谁知你闭关去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来。我哪儿等得住啊。”

陵越见到他这个样子,便是有再多气也不忍责怪了。

见他没有要追究的意思,方兰生也放下了心。

“大哥,你伤养好了吗?”

“此次闭关已恢复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陵越看着方兰生,心中有些犹豫,但还是小心地问道:

“兰生,屠苏他……”

“嗯,跟你信中说得一样,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对方语气中的坦然反倒让陵越心中一紧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他二人间的关系,陵越多少是知道些的。

那年多少时日的同行,两人之间的一个暧昧的眼神,一个拉手的小动作,他都看在眼里。

也曾听到夜半安静时分兰生屋内传来的响动。

陵越不是陈旧迂腐之人,何况他们一个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师弟,一个是血脉相连的嫡亲兄弟。

他并未觉得有何不妥,只希望两人能够平安顺遂,携手相伴一生。


怎奈事与愿违,三年前的那次大战,终是叫二人分开了。

那时方兰生郁郁寡欢,整日不吃不喝,对着焚寂发呆。陵越放心不下,想带他一起回天墉城。但兰生执意要回琴川去。那里有方家的产业需要打理,也有他和屠苏初遇的回忆。

恰逢涵素真人退位,陵越需即刻接任掌门之职,便也无暇多思,只得独自回了天墉。


那日在蓬莱,晴雪用玉衡吸存了屠苏的散魂,四处寻访聚魂之术。终于在半年前寻到能够承载世间任意魂魄的“辟邪之骨”,带回了幽都。

但要将零散的魂魄牵引至辟邪之骨内重生,需要修为高深之人注入灵力。

陵越收到消息立刻下山前去,五日之后带回了那个玄衣少年。

少年模样性情一如往昔,唯独记忆有些残缺。

想是当年魂散之时有一缕司掌记忆的魂魄泄出,未被玉衡吸引,如今亦不知何处去寻。

陵越也因牵引魂魄时消耗过多灵力,不得不时常闭关修养。


百里屠苏在天墉城上醒来时,记得自己的名字,记得带他上山的紫胤真人,也记得眼前的师兄陵越。但与焚寂有关的一切,当年下山的遭遇,却是丝毫没有印象了。

欧阳少恭,风晴雪,尹千殇,还有方兰生。

这些名字像是从未出现在他的生命中。


屠苏也自觉记忆中丢失了一段重要的时日,便向师兄问询。

陵越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向他诉说。

难道告诉他,他曾身负煞气被视作怪物,十八年来未曾感受同门情谊,还遭人诬陷被迫下山 ?

告诉他那年山下全心信任的至交好友,却是从一开始就是在布局利用,一步一步将他带向深渊 ?

告诉他百里屠苏曾亲手给韩休宁喂下漱魂丹,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化为焦冥,灰飞烟灭 ?

这一切本就不是他应当承受面对的。

自己无法、也不愿让他寻回那段记忆。

陵越总想,屠苏能够忘记那段过往,重新在天墉城平静度日,也是好的。

于是他只告诉屠苏,他是随自己下山除妖时中了妖毒,造成失忆。自己也在那次战斗中受伤,需要时时闭关修养。

至于之后究竟能否寻回那缕丢失的魂魄,便随天命了。


屠苏相信陵越,自然也就没有深究。

他不知道,还有一个重要的人,也随那缕魂魄一起丢失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方兰生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,半晌抬头说道:

“我真羡慕大哥。”

陵越听得心下一颤。


他知道方兰生羡慕什么。

他是羡慕屠苏还记得自己,还与自己亲近。

看着兰生眼角不觉流露的一丝苦意,陵越也觉得心疼。

他不知该如何安慰,只说:

“兰生,会好的。”

“嗯,会好的!”方兰生收起那一瞬的凄苦,又打起了精神。


他回来了,就是好的。

我会一直守在他身边。即便屠苏这辈子都没能再想起我,我仍会一直陪着他。


当年我曾答应过,要与他相守一世的。

我方兰生,向来最是信守承诺。


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


2017啦!大家新年快乐呀~

新年还要继续幸福地蹲在苏兰坑里😃😃


评论(10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