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5)

坚持隔日更,绝对不能坑

(望着看了一半的综艺咬手帕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五)

方兰生又与陵越说了会儿话,才告辞出来。

陵越很是放心不下,又心疼他日日练剑辛苦,想让他退了新弟子的身份,干脆搬来与自己同住。

方兰生连连摇手说不要,还百般嘱咐陵越不要说出二人的关系。

他觉得现在这样挺好,可以每日与屠苏相见,和他说许多话。虽然练剑辛苦一些,但也是真真切切地与他在一起。

从陌生到熟悉,一点一点走近。

至少现在看来,他并不讨厌自己。

可若是突然顶上“掌门的兄弟”这样的身份,还与陵越同住,只怕反倒要生份不少了。

陵越拗不过他,也只好答应了。


走出天墉阁大殿的时候已近晌午,方兰生看见百里屠苏还独自站在日头下等着,心里念了一句“呆木头”,便向他跑去。

屠苏正站在那里胡思乱想,见方兰生这半晌才出来,心中更是百般疑惑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询问。

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方兰生主动开口:

“你是不是想问掌门找我说什么呀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掌门,哦不陵越大哥,他找我是因为——”

方兰生故意拉长了语调,看着屠苏一脸急迫。

“——我不告诉你!”

“……”

方兰生说完还得意地做了个鬼脸,惹得屠苏心下懊恼得很。

便不该信他,凭白叫他耍着玩。

倒是一口一个陵越大哥叫得那么亲切,莫非是早就相识?


方兰生本就爱看他被噎得说不出话的样子,觉得有趣,在一旁看了半天,心情也转好了许多。

“好啦,我逗你玩儿呢。你若真想知道,自己去问陵越大哥吧!”方兰生说着眨了一只眼,露出神秘的神色。

他倒也想看看大哥要怎么说。


见屠苏还是有些懊恼,方兰生看了看日头,突然大叫着“该放饭啦!咱们快走!去晚了没菜啦!”拉起他的手就往饭堂跑。

屠苏被拉得一愣,有些不知所措。

像这样地被人拉着手,在百里屠苏的人生中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没有。

哪怕是与师兄这样亲近,也都是规规矩矩地坐着说话,不曾有什么逾矩之举。

他觉得被拉起的那只手有些微微冒汗,放着也不是,抽走也不是。

前边的方兰生倒是毫无察觉。见屠苏不动,他回过身来笑着说:

“走呀,屠苏师兄。”

动作间,天墉城上清冽的阳光倾洒下来,照在他转身时一缕跳动的额发上,反着淡淡的金色光芒。蓝色的外衫轻快地翻飞着,带起空气里细白的微尘。

方兰生站在那里,一对明亮的眼睛看着他,笑意无邪。

百里屠苏突然觉得自己脉息一滞,好似心上跳漏了一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来屠苏真的忍不住去问了陵越。

陵越暗自扶额。这个虎子,又把问题丢给自己。

可谁让自己是他大哥呢,什么都得替他挡着不是。

倒是眼前的屠苏,重新上山后一向与从前一样,对什么都淡淡的不在意。如今见了兰生,倒也生出些好奇心了。

他不禁想起三年前,屠苏被诬陷杀了肇临,第一次狼狈下山的时候。

本以为他会在山下举步维艰,受人欺凌。陵越担忧得不行,一回天墉城便急急下山去寻。

谁知在琴川见到屠苏时,却发现他变了许多。

话变多了,人也开朗了不少。

他那时就与自己说方兰生。说他们相遇时的窘境,之后的相处。说这个人虽然闹腾,但是心地善良。

那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说那么多话,都只在说一个人。

这个虎子啊,就是有种能够融化冰川,令人不知不觉靠近喜欢的力量。

眼前的屠苏仿佛也回到了那年,因为失忆而封闭的内心渐渐打开。

那么,如今的屠苏,会不会慢慢想起兰生呢?

又或者,会不会再次爱上他?

陵越想着,不禁在心里笑话自己。一派掌门,一个清心寡欲不问红尘的修道之人,却在这里为了两个弟弟整日想些情情爱爱之事。


他见眼前的屠苏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,突然也生出了玩笑之心。

“怎么屠苏,你很在意这个方兰生吗?”

百里屠苏被这样一问,神色有些慌张,忙说:

“没有。只是觉得此人天资甚高,又好像和师兄很熟络的样子,有些好奇罢了。”

“确是有些渊源。”陵越道,“这方兰生的父亲是琴川有名的方太大师,与师尊是旧交。以往我每次下山办事总要顺路去拜访的,所以认得兰生。”

原来如此。屠苏心想。倒是完全看不出来,这个日日闹腾,不给人留清净的方兰生,有个得道高僧的父亲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方兰生回到厢房的时候,苏瑜又在那里吃核桃酥。

眼看着桌上的一盘核桃酥都快见底了,方兰生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头:

“你悠着点吃,我没剩多少了。”

“呜……我明明看见你柜子里还藏了一大包!”

“那是给屠苏师兄留的,你别惦记了。”

苏瑜不满地扬起头:“屠苏师兄!整天就知道屠苏师兄!”

“我乐意!”

苏瑜把嘴里的核桃酥吃完,拍拍手准备起身去泡茶,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,一屁股又坐回凳子上:

“诶诶,今天你去见掌门啦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掌门跟你说什么啦?”

“说我天资聪颖,是百年难遇的可造之材,准备培养我做下一任掌门呢!”

“呸!”苏瑜又翻了个白眼。

方兰生笑了笑: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。就是我之前提过几句仰慕陵越大侠,屠苏师兄便带我去看了一眼。根本没说上话,隔了好几丈远呢。”

“噢……”苏瑜的表情还是羡慕得紧,“果然还是跟着屠苏师兄好哪,我也好想见见掌门。”

“你好好练剑,通过新弟子考核就能见到啦。”

“我就是觉得自己通不过啊。”苏瑜苦着一张脸,欲哭无泪,

“陵衍师兄天天骂我笨,什么都学不会。马上就到考核之日了,我可怎么办呀。”说着往桌上一趴,两手抱着头,一脸苦恼:

“这次下山除狐妖的差事,肯定也轮不到我了……”

狐妖?

“什么狐妖?”

“你不知道呀?今天中午山下村民来求救,说是村里闹狐妖,让天墉城派弟子帮忙降妖呢。听说也不是特别厉害,就打算派几个新弟子去历练历练的。多好的机会啊,大家都争着想去。刚才屠苏师兄带你去见掌门,我还以为是派给你了呢。”

这样啊……方兰生眼珠子转了转,心里打起了算盘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以下一章就要下山放风二人世界你侬我侬啦!(不


写到拉手梗的时候突然忍不住很想这样行文:

百里屠苏看着方兰生拉着他的手心想:

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拉我的手,你方兰生是第一个。少年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(x


评论(10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