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6)


方兰生从苏瑜那里听说了山下狐妖的事,便又跑去找陵越,非要让他派自己和屠苏下山去处理。

陵越起初不肯,他本就觉得兰生自己跑上山接近屠苏太过辛苦,又怎会让他去做这些危险辛苦之事。

可是兰生不依不饶,扯着他的袖子撒了半天娇,说自己在天墉城呆了那么久实在是闷坏了。又说那狐妖也不是很厉害,自己遇到危险大不了就跑,何况又不是一个人,不是有屠苏一起吗。

陵越仍是拗不过他,想着和屠苏一起,应该也没什么大事。何况他也知道兰生如此执着,不过是想抓住时机和屠苏独处,自己又怎么忍心破坏。

于是一番嘱咐过后,陵越还是把屠苏叫来,让他带着方兰生下山除妖。


听到这个消息,百里屠苏心中也闪过一阵欣喜。

他又何尝不觉得天墉城寂寞无趣,想去山下看看?毕竟自己半年前那一病之后丢了记忆,哪怕当初下过山,也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更何况如今有个方兰生日日与他讲些人间趣事,百里屠苏也是早就向往着下山一探了。

带方兰生下山,屠苏心想,也一定是有趣得紧。他又想起那日方兰生牵他手时的样子,转身笑着的样子,不觉唇边也爬上了一丝笑意。

陵越看在眼里,没有说话。


于是二人各自准备,第二天便在一众新弟子艳羡的目光中一同下山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两人行至山门,方兰生便想起两月前上山初见到情形。那时的百里屠苏看他,眼里全是陌生,叫方兰生难过了好一阵。

如今却也能一同并肩下山除妖了。方兰生想着,看了一眼身边的屠苏。谁料屠苏也正转头看他。

兰生觉得脸上有些发热,又不好意思移开视线,便开口问:

“屠苏师兄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百里屠苏说,“只是突然想到,兰生好像还未学习御剑。”

“是啊……早就想学了,师兄一直也不教嘛……”方兰生嘟着嘴,语气有些嗔怪。

这倒也是实实在在的埋怨。方兰生从小就羡慕那些能够御剑飞天的仙侠,可从来也没处去学。那几年凭着青玉司南佩的灵力,日日拿一块搓衣板过瘾,还时不时摔得鼻青脸肿。后来遇见了屠苏、陵越,却也没有时间好好地学一学。如今青玉司南佩都不在身边,更是连搓衣板也御不起来了。

方兰生越想越气,一张小嘴也越嘟越高。

屠苏在一边看着,心里觉得有趣的很。

方兰生的脸上总是有那么多的表情。开心兴奋的,皱眉苦恼的,耍小机灵的,委屈嘟嘴的……

百里屠苏觉得每一个都灵动可爱。

他兀自欣赏了一会儿,开口道:

“等这趟回去我便教你。”

“真的吗??”

刚才还嘟着的嘴一下又笑开了。方兰生一把抓住屠苏的衣袖,凑到他身前:

“我记着啦!你可不许耍赖!”

“嗯。”

“太好啦太好啦!”方兰生拉着他的袖子高兴得直蹦,百里屠苏被扯得一动一动的,嘴角竟也泄出一丝笑意。

“好了,我们快下山去吧。”


百里屠苏说着抽出身后的宝剑往空中一掷,手中画出一道灵光,直指剑锋而去。便见那宝剑稳稳横于空中,屠苏将它引到离地一尺的地方,便站了到了剑锋处,回过身来向方兰生伸出一只手:

“上来吧。”

方兰生想也没想便一把拉上他的手,也一脚蹬上宝剑。

毕竟是悬于空中,总没有平地上踏实。方兰生觉得有些站不稳,便又自然地用两手环上了屠苏的腰。

他倒是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搂着屠苏还不老实,兴奋地向前拱了两下,催促他:“快飞,快飞!”

御着剑的百里屠苏却已是满脸通红。亏得方兰生站在后面看不见,屠苏便强装镇定,施法御剑而行。


这剑飞在空中倒也稳当了起来,方兰生紧紧抱着屠苏,并不感到害怕。只是实在兴奋得很,在屠苏耳边不住地惊叹。说话间温热的气息直直地喷在他的耳后,化成水汽染红了一片皮肤。

百里屠苏第一次在御剑的时候感觉到了紧张。

这感觉很奇怪,有些手足无措,却又有一些享受。


不多时二人便飞出了天墉城的地界,透过脚下稀薄的云层,已依稀可见山下村庄的轮廓。

方兰生松开一只手,兴奋地指着哪些若隐若现的房屋大叫:“到了到了!御剑就是快啊!”

百里屠苏侧过头说:“抓好,别乱动。”

兰生吐吐舌头,便又紧紧地抱上屠苏的腰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两人落在村外的山道上。屠苏将宝剑收回剑鞘,简单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衣衫。

方兰生还沉浸在刚才御剑飞天的兴奋当中,目不转睛地盯着屠苏收剑的动作,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御剑之术偷学到手。

屠苏见他一副疯魔到样子,在那里一下下模仿自己的招数,觉得好笑,上前拍了他一下:

“走了。”


两人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。正值晌午,远处的村庄里升起了一缕缕白色的炊烟。

方兰生看着这景象便觉得有些饿了。他从随身挎着的精致小布包里掏出一包核桃酥,小心地打开后正想问屠苏要不要,却见屠苏正皱着眉头,似乎在观察什么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嘘。”屠苏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出声,压低声音说:“我感觉到妖气了。”

这么快?!!

方兰生此时的心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。一来觉得刺激紧张,没想到刚下山就遇到妖怪,不知一会儿会有怎样一番混战。二来又有些失望,心道万一这就是村民说的狐妖正主,这才刚下山呢,一包核桃酥都还没吃完就要回去了?

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方兰生半天憋出一句:

“在……在哪儿?”


屠苏此时已从背后轻抽出宝剑,用剑锋指了指前方路边的一丛灌木。

方兰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异常。但看见屠苏放慢了脚步小心地往那边走去,便也轻手轻脚地跟在后面。

不知是不是林间风起,那灌木似是动了一动。

两人都停下来不再往前,四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草丛。

没有风,又动了一下。

就在方兰生心想莫非真的有妖物的当儿,屠苏已经一个箭步上前,手中宝剑直直向那草丛刺了过去。

就在剑锋将要末入草丛之时,只听“哧溜”一声,从草丛后面滚出一团毛茸茸的东西。接着金光一闪,化作一个黄衣少女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襄、襄铃?”

“呆瓜!” 襄铃满脸害怕的神色,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求救。


百里屠苏见他二人这样,暂收了剑意,转头问兰生:“你们认识?”

“认识认识!这是我朋友!”

“可她确是狐妖。”

“我知道。但是她不会害人的!”

“莫被狐妖迷惑。”


见百里屠苏眼里还是戒备的神色,随时可能再次进攻,方兰生干脆一把扔了手里的吃食,跑上去挡在襄铃面前,用身体护着她。

谁知这一动作却更激起了屠苏的战意。他料定方兰生是被狐妖迷了心神,上前一把拨开他,又要挥剑砍去。

襄铃在后面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。她见兰生挡不住,干脆又就地一滚化成狐狸原型,直往方兰生怀里钻。

方兰生一把接住她,抱在怀里牢牢护着。屠苏无法靠近,又不能直接出剑伤了兰生,心下恼怒,也只好收了剑。

兰生见百里屠苏执剑之手收回,便放下些心来。感觉到襄铃在怀里瑟瑟发抖,他伸手不住地抚着她的白色皮毛,嘴里念着:“别怕别怕,没事了。”


看不见的地方,百里屠苏的右手紧紧地捏了捏剑柄。


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

你们都猜到是襄铃不好玩呢!得整点你们猜不到的出来😈😈

评论(13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