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7)

暗搓搓拖了一天更,嘻嘻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山下村庄的茶肆里,一位身着黑衣的清秀少侠端坐在桌前,脸色跟衣服一样黑,周身散发的寒意让走过身边的人都能抖三抖。

他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把锋利的宝剑,剑旁一盏清茶,已经没有了热气,想是已放了一会儿,却没有动过的痕迹。

少侠的眼睛盯着对面桌上同样放着的一杯茶,桌前却空无一人。


茶肆角落没人的地方,方兰生蹲在地上,把襄铃放在面前,摸了摸她的头,小声说:

“襄铃别怕了,有我在屠苏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“呜……”小狐狸眼睛里吧哒吧哒掉下几滴泪来,委屈巴巴地开口说话了:

“呆瓜,屠苏哥哥他怎么了?刚才我躲在草丛里看见你们好高兴,刚要出来,就看见屠苏哥哥拿剑指着我,还冲上来要打我。襄铃好怕。”

“别怕了。屠苏他……他只是不记得你……我们了……”方兰生说着眼角黯了一黯。

“连你也忘记了吗?”

“是啊……”兰生无奈地苦笑了一下。

“怎么会……屠苏哥哥以前这么喜欢你,每天都跟呆瓜在一起。我还看见他拉你的手,襄铃都没有拉过屠苏哥哥的手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方兰生被她说得哭笑不得。

真真是小孩子不懂事,有我在你还想拉屠苏的手?

他伸手在小狐狸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,说道:

“上次在蓬莱屠苏受了重伤,晴雪和陵越大哥好不容易把他救回来的。人是没事了,就是把之前的事都忘了。所以现在不记得我,不记得你,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。”

“襄铃知道,晴雪姐姐信里说了。她说屠苏哥哥魂魄都被打散了,她找了好长好长时间才找到办法让他复活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真的是好长好长时间。方兰生想起那三年里的度日如年,便又觉得当下实在是来之不易。

“只是没想到他会把我们忘了。”襄铃难过地低下头。


两人又说了些分别后的近况,方兰生突然想起关键的问题,便问襄铃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我们接到山下村民的求救,说有狐妖作乱,不会就是你吧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小狐狸小嘴一嘟不高兴地说,“襄铃才不是爱捣乱的人呢,我只是想呆瓜和屠苏哥哥了,才跑过来的。而且我一直保持狐狸原形,应该没人发现的。”

“不是你啊……”

兰生想了想,觉得也对,襄铃一来不会故意作乱,二来法力也不很高,就算要做什么也不至于村民上山求救的地步。看来方才真的只是偶遇,这作乱的狐妖另有其人。

这边襄铃把小爪子搭在方兰生膝上,仔细地想了想又说:

“不过我到这里有段时间了,因为天墉城的封印没法上山,所以一直在村子里呆着想办法。这段时间确实感觉有同类的气息不时出现,村里人也好像很慌乱的样子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有发生什么事吗?”

“好像是每次同类的气息一出现,村子里就会有姑娘失踪呢。”

姑娘?难道又是个好色狐狸,采花大盗?

不过这样也好办些,至少能证明襄铃不是他们要对付的妖怪。


方兰生想了想,又对襄铃说:

“那一会儿我就把这事儿告诉屠苏。你不要怕他,他只是暂时忘记你了。只要襄铃乖乖的,屠苏哥哥一定还会像以前那样喜欢你的,好吗?”

“嗯,襄铃一定乖乖的!”

方兰生伸手把襄铃抱起来,转身向百里屠苏所坐之处走去。


屠苏见方兰生抱着狐狸过来了,慌忙端起桌上已经凉了一半的茶喝了一口,脸上却仍是没有什么表情。

方兰生在他对面坐下,观察他的面色,讨好地笑了笑。

“屠苏师兄,都是误会哈。来,我给你介绍下。”

他把襄铃的两只小爪子搭在桌沿上:“她叫襄铃,是一只小狐狸,也是我在琴川时候的好朋友。襄铃,叫屠苏哥哥。”

“屠苏哥哥。” 襄铃很乖巧地出声。她特意放小了声音,让整个茶肆里只有他二人听见,不至于吓到旁人。

“……”屠苏瞥了他一样,没有说话。


他自知有方兰生在自己是不能拿这只小狐狸怎么样了。加上方才在这茶肆中坐着,也听小二和茶客说起些狐妖作乱之事,其中细节确实不像这小狐狸所为。

她既没做什么伤人之事,自己也不好无故杀生。何况兰生说他们原是朋友,想来是真的没什么问题。

但他转念又一想,朋友,又是朋友。

方兰生,你的朋友可真多啊。


百里屠苏心里涌上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。

说是陌生,因为这感觉在之前二十年的记忆里不曾出现过。

但又说熟悉,因为这感觉近来常有。每每看到方兰生与别人嬉笑打闹,或是以“朋友”相称,它便会涌上心头。

他不知道这感觉究竟为何。是一种孩童般的独占欲,觉得你既将我当朋友便不应去找他人,还是单纯地羡慕方兰生这与自己截然相反的外向讨喜的个性?百里屠苏分辨不清,也觉得甚是苦恼。

他只知道,自己方才坐在这里看得真切:这方兰生在墙角与那小狐狸窃窃私语,摸她的头,对着她笑,与她说了好多话;他听到这小狐狸亲热地叫他“呆瓜”,被叫之人却是一脸甘之如饴;他看到方兰生如今仍将她抱在怀里未曾放手……

百里屠苏觉得自己被那种莫名的情绪灼烧得有些无法忍受,只想着该如何摆脱,想着想着,竟不自觉开口道:

“既是兰生的朋友,我便不为难你了……”

说着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道:“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,你还是化成人形吧。”

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:“如今狐狸之身,说话不便。若是不小心被别人听见倒不好了。”


襄铃原本见屠苏不说话,心里紧张得很,现下听他这样说,马上高兴起来,兴奋地回头看方兰生。

方兰生自然也是高兴,还举起一只手作势与襄铃的小狐狸爪子击了下掌。

“……”百里屠苏脸色又沉了下来。


方兰生将方才襄铃所说的情况告诉屠苏,两人合计了一下,觉得这狐妖一时半会儿恐怕找不出行踪。现下天色也不早了,便决定先去找一处栖身之地。

这村子太小,没有客栈。天还没黑透,各家都已关了门舍,连个寄宿之地都找不到。最后两人无奈,只得找了一间破庙暂且歇下。


这小庙虽破,好在还干净。二人找了一个挡风的角落,铺了些干草,便准备先在此将就一夜。

方兰生把襄铃放在干草堆上,犹豫了一会儿,对她说:“要不今晚你还是先别化人形了。这里地方不大,你怎么说也是女孩子,跟我们挤在一起睡像什么样子。你就保持狐狸原形,我抱着你睡还暖和,嘿嘿。”

襄铃朝他吐吐舌头:“哼,说了这么多,还不就是想用人家取暖。”

“我也怕你冷啊!你化成人形的时候穿那么少,这里被子都没有,还不把你冻坏了。”

“哼。”小狐狸还是傲娇地撇过头,“算了算了,就勉为其难给你当暖炉吧。”


百里屠苏在一旁看着,暗暗下了决心,明日一定要早去寻一个借宿之所。


二人稍稍收拾了一番,便在干草堆上躺下了。

方兰生向来是个心大的,把襄铃往怀里一塞,冲着百里屠苏的方向就睡下。

于他而言,这感觉是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了。

屠苏的脸近在眼前,方兰生很开心,他弯起了眼睛笑笑,说“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百里屠苏觉得二人实在靠得太近。他感觉到自己心跳得很快,脸上也渐渐红了起来。

所幸方兰生实在是累了,很快便闭眼睡去。屠苏看了一会儿,翻了个身背朝他睡了。


次日清晨,天刚蒙蒙亮,百里屠苏就醒了过来。这是他在天墉城养成的习惯,日日早起,绝无懈怠。

他背对方兰生躺着,感觉到身后均匀的呼吸,是还未醒来的样子。

犹豫了一会儿,百里屠苏轻轻转过身来。


眼前蓝衣的少年安静地睡在草堆上,一只手枕着头,另一只手抱着狐狸捂在自己胸口。

他似是睡得香甜,眼睛轻轻闭着,又密又长的睫毛向上翻翘,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颤抖。往下看,一张菱形的小嘴向外嘟着,唇间露出了一道三角形的小缝。

屠苏想到他撒娇埋怨时的样子,确是总爱撅着嘴,难怪有这样一副娇憨可爱的嘴唇。


百里屠苏看着看着,突然很想伸手上去摸一摸,想触碰这红润丰满的,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双唇,想感受它们带着方兰生呼吸的温度。

他几乎已经要伸出手去,却又狠狠压下了。

他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奇怪。本是最不愿与人接触的,为何在面对方兰生时,会生出这般异样的冲动?


蓝衣的公子还在梦乡,黑衣的少侠心乱如麻。

白毛的小狐狸悄悄醒了,眯眼看了一会儿,又轻轻把头埋进了尾巴。


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

突然发现天墉城没给新弟子发校服呀,小兰一直穿着自己的蓝衣服。

大概是最近掌门老闭关外联没做好,财政紧张了吧 ╮(╯▽╰)╭   

不过本来就是,还没通过考核的弟子发什么校服咯!浪费不咯!


评论(11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