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9)

前情回顾传送门:

【苏兰】回梦(1)   【苏兰】回梦(2)  

【苏兰】回梦(3)  【苏兰】回梦(4)  

【苏兰】回梦(5)  【苏兰】回梦(6)  

【苏兰】回梦(7)  【苏兰】回梦(8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九)

三人来到村庄中屠苏找到的人家。这是一对种田为生的老夫妻,膝下并无儿女,两人守着一处还算宽敞的田舍,有两间多余的客房可以让他们借宿。

襄铃是女孩子,自然单独住了一间。剩下方兰生和屠苏二人,挤在一个只有一张土炕的小间里。

这户人家距离村镇中心的市集不远,三人谢过了老夫妻,简单安顿后便又出门去市集上打听消息了。


这村庄虽小,却也五脏俱全,中心的市集在这接近晌午的时间亦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常。只是街上放眼望去皆是男丁或年老的妇女,几乎没有年轻女子的身影。

百里屠苏早晨出来时已经打听过一些,村中的情况与襄铃所说无异。近来总有年轻女子无故失踪。有人曾说几次看见事发现场出现一白狐身影,故而认定是狐妖作乱,才向天墉城求助。

如今罪魁祸首仍未抓住,村中的人家自然也是日日小心,不敢轻易放女儿出门了。

只是这么一来,狐妖也没有了可乘之机,对于屠苏等人来说,竟有些无从下手了。


三人在街上打听了一半日,仍是只有这么些线索,并未有更多进展,只得草草吃了中饭,失望地回到寄宿的农家。

进门时正遇见农家的女主人在院里晒谷,她抬头看见三人进来,憨厚地一笑:"回来啦。"

“是呀大娘。”兰生最是个会讨人欢心的,一边回应着一边殷勤地凑上去,接过大娘手上的篓子,帮着劳动起来。

大娘自然是欢喜得很,对着方兰生不住地夸:“这娃懂事得很。”又对着他端详了一番:“长得也漂亮。”

方兰生这辈子没少得过类似的夸赞,全然没有不好意思的神态,只开心地笑着接受,一边继续帮着大娘干活。

大娘手上闲了,嘴上便忙碌了起来:“男娃子生得这么漂亮,比女娃还漂亮哦。”


百里屠苏在旁边一直听着,不自觉也就着这话仔细端详了一番。

这方兰生确实生了一张好看的脸,眉目分明,皓齿朱唇。不经意的眼波流转间还真能透露出几分女子的娇憨,说是“男生女相”也全然不为过。


这边的大娘也越说越上瘾:“你若是个女娃,恐怕第一个就要被那狐妖抓走当老婆咯!”

这话一出,倒是方兰生 愣了一愣。他眼珠子一转,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

因前一日晚在破庙睡得拘谨,这前半日又都跑在外头打听消息,三人都有些乏了,帮着大娘晒完了谷子便准备回屋小憩一会儿。

百里屠苏走进屋中,看着并不宽敞的土炕和上边只有一套的被褥,突然又感到一些窘迫。

昨日在那稻草上将就一晚也就罢了,总归没有宽衣草草睡了。现如今这个情况,真真是“同床共枕”,叫人好不局促。

跟着走进来的方兰生却仍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,脱了鞋往炕上一爬,很自觉地挪到了靠墙的一边,腾出了外半张床。见屠苏不动,还拍拍枕头道:“屠苏师兄也上来歇歇吧,你早上起那么早,一定很累了。”

见他全然不在意的样子,百里屠苏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。

便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局促罢了。

他也不做多想,褪了鞋袜上炕,默默地躺在了方兰生旁边。


这半日折腾下来,确是有些乏了。百里屠苏一手枕着头,起先还睁眼看着屋顶胡思乱想,想着想着竟也眼皮一沉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睡得很沉,百里屠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梦中自己在一片漆黑混沌中,似乎一直在寻找什么。他觉出自己心情急迫,仿佛是丢失了一件重要之物。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。

正在焦急迷惘之中的百里屠苏突然发现远处传来一缕光亮,便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急急向着那边走去。

他越走越近,耳边也隐约传来一个声音:“……师兄……屠苏师兄……”

是方兰生啊……

意识到这一点,梦中的百里屠苏浑身的焦虑,也竟渐渐平和了下来。他想起那个天墉城上,日日不厌其烦粘着自己的蓝色身影;想起御剑下山时,腰侧一直紧紧搂着的双手;想起早晨给他梳头时,划过指尖的乌黑发尾传来的青草气息。

百里屠苏觉得方兰生身上的味道,总是那么地令他安心。

他的步子慢了下来,向着光亮与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。

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大,从一缕变成了一片,直到豁然开朗,霎时亮如白昼。

那个蓝衣的少年出现在他面前,一如当日在天墉阁前那般,叫着他的名字,轻笑着转身,衣袂翻飞。


在梦中,人总是会变得更加大胆,做出平日里不会出现的举动。

百里屠苏亦是如此。

他伸出手去,想要触碰眼前的人。可是触感所及,却是一片虚无。

他抓不到方兰生。

眼前的这个人,在他伸手的瞬间,便化作一缕烟雾飘散开来,难觅踪迹。


百里屠苏突然害怕起来,他伸出两只手来,却仍是什么也触碰不到。

这种心情,比方才更加焦急无助。

百里屠苏急得满头大汗,在梦中狭小的空间里胡乱地挥舞着双手,想要抓住刚才消失的人。他甚至轻喊出声:

“兰生!”


睁眼看到的是屋顶斜映的晚霞。


百里屠苏有一瞬间的愣神,还没有从刚才的梦境中完全回转过思绪。

左手却比思维先一步地,向着方兰生所躺的地方摸去。

摸到一片没有温度的床铺,并没有人。

仿佛和梦境重合了的一瞬间的惊慌,才让百里屠苏彻底醒转了过来。


此时天色已近黄昏,屋外的晚霞从小窗中透进屋里,映在屋顶的白墙之上。百里屠苏一个人躺在炕上,有些懊恼地伸手抚了抚额前睡乱的头发。

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、这么沉,连方兰生起床走了都不知道?

却又庆幸方兰生早早起床离开。若是叫他听见自己梦中的呓语,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了。


百里屠苏从床上坐起来,发了一会儿呆,才沉默着穿好鞋子,走出了房门。

院中早已是一派黄昏景致。斜阳移过满地晾晒的金黄色稻谷,已经快要挪到土墙与地面的交界处。一旁的小厨房中,大娘在忙碌着准备晚餐,嘴上不住地催促着大爷出来收谷子。襄铃也在一边,搬了张小凳子帮忙择菜,样子十分乖巧可爱。

百里屠苏没有看到方兰生的身影,便走过去问襄铃。

认真择着菜的襄铃抬起头,一脸天真:“兰生他下午出去了呀。说是去买点东西,屠苏哥哥不知道吗?”

“……哦”百里屠苏被襄铃问得有些不好意思,干脆没有说话。


他见大爷匆忙地从屋里出来准备收稻谷,便也准备过去帮忙。

突然听到院门口传来一声:“屠苏师兄!”

循声望去,篱笆门旁走过来一个衣着清雅的少女。白色百褶襦裙,配着浅蓝罩衫,仍是皓齿朱唇,眉目分明。

少女两手揪着自己的辫子,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。见百里屠苏看过来,更是把辫子往身后一甩,故意挺了挺胸,开口叫他:“屠苏师兄……”


百里屠苏这辈子里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——

目瞪口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们觉得我会放过女装梗???

哼哼【阴险笑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