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井清茶

写文也做剪辑,欢迎同好一起来玩耍!
古剑四美一生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越苏、越恭、苏兰、恭兰、恭苏……我都吃!!
墙头不稳大预警,CP洁癖需慎入(´・_・`)

【苏兰】回梦(10)

前情回顾传送门:

【苏兰】回梦(1)   【苏兰】回梦(2)  

【苏兰】回梦(3)  【苏兰】回梦(4)  

【苏兰】回梦(5)  【苏兰】回梦(6)  

【苏兰】回梦(7)  【苏兰】回梦(8)

【苏兰】回梦(9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十)


夜幕已经悄然降临,晚饭过后的小屋中,气氛略有些尴尬。

百里屠苏黑着一张脸,撇过眼去不看这一副少女装扮的方兰生,抛出一句:“不行。”

这边的方兰生也收起了方才恶作剧的娇媚神态,却仍是难掩撒娇的语气:“哎呀屠苏师兄~你就让我去吧。”

“不行。”百里少侠毫不让步。

”为什么呀?你看这满大街都没有女孩子,狐妖也不出来,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它的踪迹呀。“

“我会再去调查。”百里屠苏说着抬起了眼,可一看到身着女装却异常合身的方兰生,又赶紧移开了眼。


可恶……怎么会这么合适?

百里屠苏觉得心里乱糟糟的。既想多看两眼,又不敢抬眼。

方兰生太适合这一身装扮了,只要不开口说话,完全就是一个清秀的少女。可回想起他平日里的样子,又确实是顽劣可爱的富家小公子之相。

百里屠苏越想越觉得很奇怪,怎么会有人能够同时驾驭男装时的明朗和女装时的阴柔,还都这么地……秀色可餐?


这边的方兰生也急了,又上来拉着屠苏的袖子不住地晃:

“屠苏师兄~~我们就这么办吧!大娘都说我这一身根本不会有人看出来的。”

……那确实是看不出来的。百里屠苏在心里想。

“为了引狐妖出来,现在这是最好的办法了。难道要用村里无辜的女孩子做诱饵吗?这是多危险的事情啊,她们的父母不会答应的。”


是啊,你也知道是很危险的事情,我又怎么能让你去做呢?

百里屠苏被他摇得心里烦得很。他自然也知道毫无头绪的眼下,这是最合适的一个方案了。可是他不知道这狐妖究竟是什么来历,被抓走的女孩子目前又是什么状况。让方兰生这样贸然地去当诱饵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更何况他自己也有一些私心。

这样清秀、柔媚的,少女装扮的方兰生,他是第一次看到。在度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,竟也有一些陶醉其中,总是忍不住地想多看两眼。

可是他不想让别人看到,一点也不想。

他甚至都无法阻止自己去想象,下午方兰生穿着这一身从市集回来的时候,一路上收获了多少露骨的视线。


这样想着,百里屠苏原本的垂在身侧的手又不禁握成了拳头。

这边的方兰生还在拉着他念念叨叨,企图说服他。心中正在烦躁的屠苏一时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一下甩开了他的手:

“说了不行。你赶紧把这身脱了吧。”


方兰生没有想到屠苏会突然这样,被甩开的双手在空中滞了滞,一时无法安放。

他又怎么会知道百里屠苏心中百般纠结的思绪,只道是对方真的厌烦了自己,觉得这样的装扮、做法荒唐至极罢了。


你……果真不是原来的那个木头脸了吗。

屠苏……你真的把我忘得一干二净,不会回来了吗?


方兰生并不是突发奇想地想要恶作剧,也不是真心觉得自己穿女装合适好看才想趁此机会玩玩。

他向来知道自己生得漂亮,也曾被少恭说过“男生女相”。但打心底里,他总认为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。

所以那年在翻云寨被少恭恶作剧似地逼着穿上女装的时候,方兰生的心里也是有些抗拒的。只是自己从小就习惯了听少恭的话行事,觉得他懂的多,说的总不会错。又处在那样紧急的情况,为了救二姐也就豁出去了。


在和百里屠苏互相表明了心迹之后,曾有一次,他心血来潮问屠苏:

“木头脸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?”

对方被他一问就红了脸,支支吾吾地,顾左右而言他。

方兰生怎么会放过他。他跨坐在在屠苏身上,用两只手掌固定着对方的脸,从上向下看着他:

“说!什么时候?”

百里屠苏见逃不过,看着方兰生的眼睛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然后很诚恳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方兰生脸色还未来得及变,他便又补上一句:

“不过那天在翻云寨看到你穿女装,我第一次觉得,兰生长得真好看……”

方兰生没有想到他如此直白,又回忆起那日穿上女装的窘迫,这回轮到他红了脸,松手就要往后退,却被对方一把箍住,动弹不得。

只得埋头在屠苏的颈窝里,一边用手捶着他,一边吃吃地笑了起来。


从回忆中被拉回现实,方兰生觉得心中有些刺刺地痛。

他本以为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,屠苏已经不再对他冷淡,甚至……是有一些喜欢的吧。

他本想借着这次机会更进一步,甚至借机主动穿上了女装,想着或许能够激起他的一丝记忆。

却原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。

那个会红着一张木头脸却还是要说出“兰生真好看”的人,也许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
方兰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扯了扯嘴角,对屠苏说:“那……我去找襄铃玩……”

说着不等对方回应,便径自走出了屋子。


百里屠苏坐在床沿上,听着方兰生开门出去,又转身关好门。

屋外传来脚步声,大概真的去襄铃房里了。

屠苏有些懊恼地锤了锤自己。

他知道自己方才情绪过激,也看出方兰生的尴尬和郁闷,可却没有勇气开口安慰,更别说道歉了。

他明明觉得方兰生这身装扮好看的很,明明只是担心对方的安全,开口却变成了另一番味道。

他眼看着方兰生隐隐红了眼眶,失魂地走出房门,却连伸手拉住他的勇气都没有。

在天墉城上向来不多与人交往的百里屠苏,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地笨拙。


屠苏又在房里发了半天呆,觉得心烦得很,便拿出下山时带来的剑谱研究了一会儿。

眼看着天色不早,该到休息的时间了,却还没见方兰生回来。

……该不会生气,今晚睡在襄铃那里了吧?

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,百里屠苏便有些坐立不安了。

他又拿起剑谱,可自然是什么都看不进去。走到床边去看对面襄铃的屋子,隐约还开着灯,并没有睡下的样子。

百里屠苏踌躇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一咬牙,开门向对面屋子走去。


轻轻敲了敲门,门内传来襄铃的声音:“谁呀?”

“……是我。”

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后,襄铃跑来打开了门。

“屠苏哥哥!找襄铃有事吗?”襄铃看起来很高兴,她没想到屠苏会主动来找他。

“呃……”百里屠苏不知道如何接话,他朝里面瞟了瞟,只看到幽幽的灯光,并没有什么动静。

也许是还在生气,躲在里面不愿意来见我吧。百里屠苏心想。

他看着襄铃一脸好奇的眼神,清了清嗓子,故意提高了声音说:“那个,很晚了,该歇息了……我来找兰生。”

“呆瓜?他不在这里呀!”襄铃一脸天真。


“什么?!”百里屠苏一下紧张了起来,“他没来你这里吗?“

”没有啊,吃完饭他不就跟你一起回去了吗,我以为你们一直在商量如何对付狐妖呢。襄铃觉得呆瓜那个方法还挺好的呢……就是他穿成那样,看起来更呆了……”

后面的话屠苏根本没有听进去。他突然懊恼自己,怎么方兰生说什么就相信呢?

如今已是亥时,可这方兰生根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襄铃看他露出着急的神色,连忙安慰:“屠苏哥哥别急,说不定呆瓜去找大娘玩了,我们去问问吧。”


虽然觉得可能性很小,屠苏还是转身向主屋走去。

谁料刚走了一半,大娘端着一盆洗脚水从屋里出来了。看见他俩,还热情地打招呼:

“这么晚还不睡哪?年轻人就是精神。”

看了他们一眼,又说:“那个长得像女娃似的小伙子呢?别说啊,他下午穿成那样,可把大娘我吓一跳,真真看不出是个男娃呀。”说着又自觉幽默地补了一句:“都不知道他今晚是跟少侠睡还是跟小襄铃睡哦!”


百里屠苏已经面色铁青了,没等她说完就转身朝院外奔去。

襄铃见状赶紧和解释说:“呆瓜不见了,我们去找找!”说完也紧紧跟了上来。


-----------------

上一章种田文,这章小夫妻吵架既视感┑( ̄Д  ̄)┍


评论(17)

热度(48)